银河出现在夏夜

翻看了下手机里以前随手拍的照片,忽然就发现这张很南贺川啊😂只不过傲娇奶助不会这么明显得回头去看鸣宝宝哈哈

一个很委屈二哥的脑洞【请佐男神电我……

预警:奇葩又无聊,如果不是特别无聊,我劝你别看……



佐助拿出一个鸣人给的通灵卷轴,准备让通灵蛙把他发现的可疑尸体带回木叶查查,当通灵之术的烟雾散开,佐助变成了一只小通灵蛙……他觉得是时候回木叶打一架了。
用蛙手做出解变身术的印…………
用蛙手做出解幻术的印…………
用蛙手做出豪火球的印…………
用蛙眼开须佐……终于有成功的了……只不过须佐也是蛙体……这个世界果然如宇智波带土说的那样是虚假的!
忽然又“嘭”的一朵烟雾,佐助从地上消失了。
他出现在了七代目的办公桌上,七代目头也不抬得处理着文书,一边说道:“蛤蟆鼓,又要麻烦你了,我买了袋很好吃的小番茄,想拖你带给佐助,当然我有另外备一份给你嘿嘿。”然而没蛙回答他,佐助现在不想确认他是否连声音都变成蛙叫。
鸣人察觉了异样,抬头发现眼前的通灵蛙并不是蛤蟆鼓,它的两只眼睛一只万花筒一只轮回眼,这难道是佐助……的新通灵兽?这家伙换这么多通灵兽干嘛,又不玩真人口袋精灵?不对啊,通灵兽也不会有万花筒啊……该不会!佐助遇难前把眼睛转交给了我的通灵蛙!不不不不会的!开启感应模式!还好还好,佐助的信号这么强,根本就是……在!我!眼!前!
“你谁?”
佐助瞪着眼开了个迷你蛙版须佐,然后暴打懵逼圈了的鸣人的头。
满头包的鸣人看了佐助用写轮眼放映的前情概要后,坚决表示这不是他干的,佐助在发泄完后冷静下来也觉得鸣人不可能对他做得这么缺德分分钟逼他报社。一人一蛙捣鼓好一阵佐助也没变回去,正当佐助要重新暴躁起来时,鸣人忽然捧住他,说:佐助,你听过王子变青蛙的故事吗?故事里的王子变青蛙后,只要心爱的公主吻一吻就变回去了,佐助,不如我们试一下。
说着鸣人捧着他便要亲上去,佐助认为这根本是胡扯,但是看着逼近的嘴唇却僵硬着没有挣扎。在嘴唇离他的只有几厘米时,他觉得有什么要从胸膛里跳脱出来了。最后鸣人的大脸靠得太近面前一片黑暗后他大脑终于闪过一句,我不应该这种样子和鸣人接吻……
佐助猛得睁开了眼,身旁的篝火还在烧着,原来是个梦,他的肌肉后知后觉不受控制得颤抖了一会儿。脑海里一直是最后的画面。这个梦好像把他一些隐藏的心思挖掘了出来摆在他面前……好烦,佐助搓了搓自己的脸,还是回去揍那个白痴一顿好了。





一个听来的梗

一个从别人那儿听来的梗,立马想到我们流氓助的日常:
佐助从背后抱住鸣人:一起洗澡吧,吊车尾的
鸣人翻个白眼:用屁股想都知道你要干什么
佐助低笑:我就喜欢你那会思考的小屁股


#不知为何如此喜欢流氓攻

虽然很久没见,但碰头后还能说上很多话我很开心。勇敢的人啊,愿时光不负你。爱打篮球的小不点高考必胜!!!!!

第一张图要用自己的作品哈哈